星屑

倪秋茗/许世桃。
辣鸡文手一个。比起小红心更喜欢小蓝手和评论的奇女子(……
表情包大手。
圈多坑杂。
懒癌晚期,推文狂魔,超绝无敌小甜饼爱好者。
腾讯1127997257,扩列欢迎!!!!!

一辆车。是和野爸发的毒誓了。不会开车,羞死个人(你妈) @伊津野

misaki!!!!!!!!!!!!!!!!伏八!!!!!!!!!!!!!!!!社保了社保了我要回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滴亲亲misaki😭😭😭😭😭😭😭😭😭

【雷安】做笔交易吗

一个自娱自乐的片段,并没有后续。
恶魔雷x人类安
>>>>>>>>>>>>>>>>>>

窗户传来了沉闷的叩击声。
并没有下雨,安迷修很清楚这一事实,16楼的高层除了雨和风便没有其他能使窗户这样想起来。安迷修不胜其烦,于是他走到窗边,看向窗外。
雷狮翘着脚坐在他的窗台上,长长的带有箭头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窗户。似是看着安迷修呆住的样子觉得好笑,又像是在窗外的冷空气里坐得腻了,他撇了撇嘴,一拳打碎了安迷修的窗户。

“喂安迷修,做个交易吗?我雷狮童叟无欺。”
这是恶魔和安迷修说的第一句话。

安迷修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他本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论着,坚强的无产阶级战士,然而这周末的大早上,一个头上长犄角身后有尾巴但并不是小龙人的恶魔,打碎了他的窗户并提出了“交易”的请求,他觉得他的三观受到了严重冲击,此刻摇摇欲坠。
“我为什么要和你交易……?”
“因为你快死了啊,sb骑士。”
安迷修的三观龟裂了,碎得就像地上的碎玻璃。
他没来得及质疑雷狮对他的称呼,就被迫思考自己“快要死了”的事实。
“你怎么知道我快死了?”
雷狮烦躁地皱起了眉,“你还是这么婆婆妈妈的——麻烦用你装满骑士道的脑子想一想,我是恶魔啊。”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试图接受眼前的现实。
“雷狮。”闻言雷狮饶有兴致地挑起了眉。
“想好了?”
“想好了。”安迷修点了点头,“我应该把你送进医院里清醒一下。”
这一瞬间雷狮想把安迷修从16楼扔下去。

雷安第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老子要大声bb。
我今天一看空间全他妈的是bp相关,我就很想笑。
你bp你有理了?你bp你还嫖出优越感了?还有脸骂花钱的人三观不正我真的是丢你妈了个小杰瑞你拿着老子用钱换来的资源还敢骂老子傻逼?????你自己心里有点b数好不好????按某撕逼墙某单的某傻逼中的战斗机bp撕主的话来说我们这些掏空家底的人才是sb。那行,你说没钱,不会打暑假工勤工俭学????零花钱自己不会存????天天种一堆草王者x耀皮肤买买买到了该给爱豆花钱的时候就哭着没钱???你不打榜不投票不花钱要你何用???老子他妈的把你狗头锤爆。你bp我bp大家都bp我们一起用爱发电烧糊你家爱豆你就开心了???

【维赛】你我拥有彼此的温度(中)

*大概是中……吧?
*和 @湖社茶酒 神仙的HPpa联文!
*1k+短小拖后腿作
*时间线在三年级
*一方受伤。

>>>>>>>>>>>

赛科尔·路普,格兰芬多的金牌找球手,在与斯莱特林的魁地奇比赛中连人带扫帚从三十英尺的高空摔了下来。

“嘶……疼疼疼……”庞弗雷女士给赛科尔上药时,他很没出息地抱怨着。
“你应该为你的幸运喝彩,小伙子。”庞弗雷女士白了他一眼,“这样的高空摔下来居然只是左腿骨折……你是不是喝了福灵剂?”
“如果我喝了福灵剂我就不会摔下来了。”赛科尔咧了咧嘴,试图扯出一个笑容――很不幸他失败了――没人能在与冠军只剩一步之遥时却不幸跌倒后笑出来,特别是在身上还带着伤的情况下。
叩门声突兀地响起,维鲁特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显得有些闷闷的。
“打扰了,我可以进来吗?”
一向循规蹈矩成绩也名列前茅的全学院公认好学生维鲁特·克洛诺在学院中的生活简直如鱼得水,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他得到了庞弗雷女士的许可,甚至还能破格多待一会儿。

“赛科尔,你是怎么摔下来的。”
没有任何迟疑的,维鲁特立刻抛出了这个问题。他眼神严肃语气沉重,不像是询问,更像是逼供。
“我这不是没事吗,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赛科尔反倒是不以为意,他耸了耸肩本想示意自己无所谓,却不幸牵动了伤口,成功地使自己正要展现的笑容变得比哭还难看,也让维鲁特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维鲁特其实是知道赛科尔为什么会摔下来的。
人与人相处之间难免有摩擦,尤其是像赛科尔这样容易挑事的主,更是火花不断。
就比如他在昨天刚好招惹了斯莱特林的级长。
但赛科尔可以以他的人格保证,这事不能全怪他。按他的话说,那是“那个什么级长,也不知道照照自己的模样就到处去搭讪,还搭到我们学院的头上来了,这能忍?”
维鲁特没管他,只任由着他来。
总之赛科尔是出手了,一个漂亮的蝙蝠精咒,成功地让那位级长吱哇乱叫着仓皇逃走。他很是自豪地吹了声口哨,拍拍那可怜的女孩的肩便走了。

“我看到他拿魔杖了。”拉文克劳与斯莱特林的座位区域是相邻的,维鲁特能把那位级长看得清清楚楚。
“谁知道他这么记仇的?”赛科尔也是憋了一肚子气,“他还真打算把我除掉?啧,还真是小心眼。”
“你不打算给我报仇吗?维鲁特?”
赛科尔故意逗他,瞥向维鲁特的眼神里满溢着调侃和怂恿。
“幼稚。”维鲁特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你自己管的闲事自己收拾烂摊子。”
“别啊,你看我现在多可怜,整个一高位截瘫,我怎么弄他啊。”
“那你就躺着吧。”
维鲁特走了出去,随着清脆的咔哒声响起,病房里便只剩下了赛科尔一个人。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想着这下格兰芬多的学院杯怕是要泡汤了。

周末到了,赛科尔自然是不能去霍格莫德的,维鲁特临走的时候他做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抓住维鲁特的衣角问他有没有轮椅推着他去霍格莫德,收获了维鲁特对轮椅的疑惑和一个白眼。
……也许和一个历史悠久的纯血巫师讨论“轮椅”这种出现在麻瓜世界的物品就是一个错误。
赛科尔觉得他把这辈子的气都叹完了,尤其是维鲁特以“伤员不能喝酒”的理由拒绝了给他带一杯黄油啤酒回来的要求之后。

赛科尔怎么会猜不到维鲁特去霍格莫德的目的。他没说破,只是一反常态地狠狠拥抱了一下维鲁特,却又因此牵动了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维鲁特回来的时候,一切都解决了。
校长撤销了那位级长的职务,魁地奇也延期到赛科尔痊愈的日子再战,格兰芬多因此未受任何损失。
“这下伍德就不会再抱怨与学院杯失之交臂了,你还真行啊维鲁特。”赛科尔捅捅维鲁特,在后者投来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之前露出了一个笑容,“躺在床上的日子太无聊了,我想下去打魁地奇……我靠!你干什么!”
维鲁特突然大力地戳了戳他的伤处,把赛科尔疼得呲牙咧嘴。
“没什么,警告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而已。更何况你的伤疤还没好呢。”

短打垃圾🐟


这个路口是红灯。
今年的冬天很冷,赛科尔手里提着满满的两大袋生活用品,不停地跺着脚,时不时抱怨这鬼天气的寒冷――他开始后悔提出大冬天去艾格尼萨的勇敢提议,即使是在阿斯克尔,温度仍与塔帕兹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打了个小小的喷嚏,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正好撞上对面街上维鲁特的目光。
赛科尔差点就迈出了过街的步伐,他又瞟了一眼信号灯――离绿灯亮起还有二十四秒。赛科尔不喜欢等待,于是他打算现在就要跨过这条街,跟维鲁特大谈特谈商店货架的诡异摆放方式和那个看到他就脸红的店员姑娘,以及他在黄瓜味薯片和番茄味薯片中间的终极抉择。
但当他再次跨出那一步时,维鲁特用眼神制止了他。
他只好收回脚,乖乖站定在原地。
还有二十二秒。
赛科尔觉得度秒如年,冲着对面的维鲁特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因此错过了维鲁特些微的笑意。
3,2,1。
赛科尔的心随着绿灯的亮起变得轻松起来,他几乎是冲过马路,像要一头撞上维鲁特似的。
维鲁特没挪窝。他知道赛科尔只是做个样子。果不其然,赛科尔在离他1cm的时候就停止了动作。
现在他们没有距离了。赛科尔眨了眨眼,一把把较轻的那个塑料袋塞到维鲁特手上。
“本少爷都冻僵了,你好意思让我出来买东西?”维鲁特耸了耸肩“这可是你自己坚持不戴手套的,怎么又怪到我头上?”
赛科尔自知理亏,也不和他争论,只是伸手把稍长的头发统统拢进帽檐,头上绒线帽的毛球也随之跳动着。
然后他笑起来。
“喂,维鲁特。去不去溜冰?”

其实吧我想说,林的死……嗯某种意义上说是凹凸大赛必有的结果。
大叫也大叫过了我现在也算是冷静下来了没想着放飞官方了,仔细一想凹凸大赛本来就不是什么迪士尼动画没有不死定律,而且你看gf不也死了人吗,所以迪士尼也会死人的(。
我觉得吧官方肯定不会搞除金外全灭,不然可能真的会被打(……)我觉得应该是金带领大家站起来说“净tm扯淡!”然后取下帽子露出呆毛……不对是金带领大家反抗然后揭开凹凸大赛内幕和创世神的险恶用心(……

实在无法释怀就多想想隔壁弹丸,大家一起放飞小高岂不美滋滋。

【维赛】Summer

Attention:
极度我流维赛
校园pa
已交往前提





今年的夏天来了。
尽管夏至之后还骤冷了几回令人疑心冬天复返,但夏确实在不可阻挡地走来。
艳阳开始高挂在塔帕兹的天空,窗外的蝉也正不知疲倦地鸣叫。
赛科尔只觉得这微热的天气直叫人犯困,正好适合睡觉——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他完全没管老师镜片后的锐利目光,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用手支着头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当然在进入梦乡之前他没忘了踢踢旁边人的桌腿。
“维鲁特,”他意识模糊,脑子被睡意搅得一团乱,含混不清地低声唤着同桌的名字,“下课了记得叫醒我。”
维鲁特没接他的话,他讪讪地抹抹鼻尖沁出的薄汗,就沉沉睡去。

老师讲的是维鲁特早几百年前就听到耳朵起茧的陈旧知识,所以饶是他也失去了听课的兴致,眼角余光瞥见赛科尔和平时表情不同的安稳睡颜,突然就像陷入泥沼般没办法移开目光了。

如果让维鲁特评价赛科尔,那他一定会说的一个字就是“蠢”。
其实赛科尔并不傻,维鲁特知道的。他甚至可以说是有天分——整天不是无故旷课就是上课心不在焉满嘴跑火车,成绩还能飞越及格线,这种人实在不多。
只是赛科尔心里打的那些算盘维鲁特怎么会看不清楚。他只是比维鲁特考虑的少一些——特别是“那种”方面。
但是又有谁能想到像赛科尔这样平时一副痞子做派,一言不合开车上路惊得众人纷纷刷卡的人会是个DT?
赛科尔不敢牵手。
上次赛科尔把手划破了,维鲁特捉住他的手拿来创可贴,被滑溜的像泥鳅的赛科尔挣脱。赛科尔说着什么我又不是生活能力九级残障哪用得着你这小少爷亲自出马,脸上有一丝不自然的潮红。这没能逃脱维鲁特的眼睛。他假装没看到那抹潮红似的,把话题和稀泥般绕过去了。
赛科尔不会接吻。
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赛科尔把眼睛闭得死紧,眉心聚成深深沟壑就是不肯睁眼看维鲁特。气也不会换全靠肺活量撑,憋得满脸通红。
赛科尔不会……不,还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维鲁特难得地看着赛科尔的脸出神。下午四点的阳光刚好跳过窗棂,给赛科尔整个人都镀上一层金边。

下课铃响了,赛科尔条件反射般醒了过来。刚一睁开眼就看到维鲁特少有的盯着自己。
他挑一挑眉打趣维鲁特:“哟,本少爷这么好看真是罪过。说吧,你是不是想告白?”
“不是。”维鲁特接着他的话茬从善如流地反击他,“我只是想说,夏天到了,什么时候去游泳吧。